琴吹希月

暱稱琴吹希月,簡稱希月,筆名翎吟。
近日全職高手一直線,主吃王喬和葉喬,一帆萌萌噠。
請多指教。

刀劍亂舞─長曾祢X蜂須賀《心動》

*現代背景,大概是虎徹家事業很大的設定(?)

*篇名想不太到所以就這樣了QWQ

*用電腦發就不用放圖片了真開心(欸)

*正文開始↓


蜂須賀最討厭兩樣東西,一個是夏天,ㄧ個是空降的大哥長曾祢。

後者姑且不提,蜂須賀之所以會厭惡夏天,是因為他有著非常怕熱的體質。即使將頭髮高高束起,在家習慣穿浴袍的他還是被悶得受不了,只得換上泳褲、泡進水裡消暑。

在後院的游泳池游了幾回,青年感到有些疲困,上岸之後便移動到屋簷下的躺椅休息。

就這樣進屋裡去好像有點浪費這樣溫暖的陽光了。

青年想著,決定躺一會兒,待身體乾一些再回到房內。

/

長曾祢現在有點苦惱。

在找遍屋內都沒見到二弟的身影之後,原想打電話聯絡看看,豈知剛從宅子後門出來,即在游泳池旁發現熟悉的身影。

青年側臥於躺椅上,胸膛正規律地上下起伏,顯然是睡著了。那頭濕漉漉的長髮在竹蓆上披散開來,他的雙手抱著用來擦拭身體的毛巾,一對白皙的腿彎曲著,彷若嬰兒般的睡姿令長曾祢不由得勾起微笑。

聽說這樣睡的人很怕寂寞呢。

為了符合家族繼承者的身分,青年將自己武裝起來,試圖形塑堅強可靠的形象,然而他的內心依然柔軟纖細。

這樣的青年,令男人既憐惜又喜愛,可青年對他的幫助卻從不領情。

既然不想要我的幫忙,就不要在我面前露出這麼誘人的模樣啊。

只穿一條泳褲就睡在開放的空間中,毫無防備的姿態深深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
他親愛的二弟,恐怕還未意識到自己是多麼美麗動人吧。

嘆了口氣,男人拿了掛在一旁的浴衣,估摸青年再這麼給風吹下去一定會生病,他連忙捂住他的身子。

就算是大熱天,也不能輕忽自己的身體呀。如果你能好好照顧自己,我就不再打擾你了。

男人ㄧ邊想著ㄧ邊盡可能將熟睡的人蓋得嚴實,豈料在不意間,他的手掌滑過了對方的大腿內側。

這個意外讓青年一個機靈,像是被打開開關一樣瞬間醒了過來。他先是看著身上的東西困惑地皺眉,抬頭發現了男人之後眼裡立刻迸出殺氣。

「⋯⋯抱歉,我幫你蓋上衣服,不小心碰到了。」長曾祢無奈地搶在蜂須賀發飆前解釋,雖然沒把握能令對方消氣,但他實在不想在青年的心裡頭成了變態。

不過,那光滑細嫩的觸感確實讓他為之驚豔就是了⋯⋯

「你為什麼在這裡?不是出差了嗎?」即使能夠約略了解情況,蜂須賀還是不想在氣勢上就這麼輸了。

就算是怕我生病,摸我大腿就是他的錯!

「老爺要我晚上接你去參加晚宴,要對外宣佈你即將接任總經理這事。」

「那你呢?你不是代理總經理嗎?」

「我會去做老爺的秘書,說是為將來做準備。」

⋯⋯意思是以後我當了總裁也得跟這個人共事?青年不由得想像男人做他秘書的景況,眉間的皺褶頓時加深。

一起上班一起下班還得住在一起,這是什麼孽緣啊?

另一方面,男人誤以為青年當作自己要搶繼承權,連忙開口澄清。

「放心吧,我不會跟你搶總裁的位置,這點老爺也保證過了。」

「誰跟你說我這樣想的?我只是想著雖然以後要跟你這個討厭鬼共事心裡不太舒服,但如果不是你的話,弟弟一定會被父親強迫來做他不喜歡的無聊差事,為了弟弟這點事我還能忍耐的。」青年瞪了他一眼,偏過頭故作冷淡地哼了哼,然而臉上漸漸浮出的紅暈卻出賣了他。

他們的弟弟浦島虎徹天生就喜歡游泳,目前已是國內知名的選手,再過一陣子就能成為代表國家出賽的固定班底了,若家裡的事還要讓他操心,蜂須賀也會覺得過意不去。

他想給弟弟做自己喜歡的事,所以什麼家族企業和責任,他自己扛著就好了。

「蜂須賀,」長曾祢的聲音喚回了蜂須賀的注意力,「縱然你不喜歡我,但我還是想告訴你:你不是一個人。我會一直陪伴你,你就儘管使喚我吧。」

愣愣地盯著突然湊近的男人,青年感受著對方按在自己肩上的手所傳來的溫度,忽然憶起方才那雙手拂過大腿的感覺,一張臉頓時變得通紅,身體忍不住微微發抖。

這個反應嚇著了長曾祢。

「蜂須賀?難道是剛剛睡覺的時候著涼了嗎?」男人趕緊抓過披在青年身上的浴袍要給他穿上,卻讓對方搶了回去。

「我自己會穿啦!你離我遠一點!」狠刨了男人一眼,青年迅速穿好衣服,在對方尚未反應過來之前火速回到房內,所有動作只花了幾秒便全數完成。

至於被留在後院的長曾祢,在意識到蜂須賀可能是因為害羞才匆匆離去之後,終於露出笑容。

吶,原來我是被愛著的呢。


後記:

這是被親友點要大哥摸二姊大腿的產物,想來想去二姊會穿短褲大概只有游泳的時候吧,所以就讓二姊游泳了XD

大概是醬子,總之就是個腦補產物可能崩崩的吧,真是不好意思QQ

评论(6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