琴吹希月

昵称琴吹希月,简称希月,笔名翎吟。
近日全职高手&柯南一直线,主吃王乔、叶乔&赤安、琴安。
请多指教。

刀劍亂舞同人文—長曾祢X蜂須賀《念想 》

聽聞這回出陣救出了那個人,青年的心情是複雜的。當時唯一的想法,竟然只有慶幸自己並非隊長,不用領著對方向主上回報戰果。

因為,自己已經無法保持冷靜。

/

青年一直努力閃避著與那人碰頭的機會,但自那人加入之後,主上就一直讓那人擔任近侍,以致於常常出陣和遠征的他,時不時都得和他照面。

青年總是繃著臉,當作那人不存在般快速通過,但他可以感受到對方灼熱的視線,一路尾隨直至自己走遠。

然而今天,那人攔住了他。

「蜂須賀?!」明顯著急的磁性嗓音在青年耳邊迴盪,原想將對方探來的手揮開,卻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。

「我們碰到了檢非違使。抱歉,沒能及時救援蜂須賀,讓他受了重傷。蜂須賀就麻煩你了。」隊長燭台切向那人解釋道,隨即將同樣重傷的大和守送進手入室。

青年終究還是和那人獨處了,在最壞的情況下。

「再怎麼討厭也好,傷患就是該好好休息。只要你好好照顧自己,這絕對是最後一次。」說著,那人在青年抗議前將他打橫抱起,無以反駁也沒力氣反駁的青年只得安分就範。

恍惚間,青年發現自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「手入室現在正一片混亂,在自己的房間休養對你比較好。替你處理好傷口我會離開的。」那人輕輕卸下青年身上的冑甲,接著擦拭身體、在傷處上藥,動作熟稔得令人驚歎。

就像以前一樣。當青年練習過頭受傷的時候,那人也是這樣為自己療傷。

曾幾何時,青年也有了想依靠別人的念頭。可惜那樣的想法在得知事實後杳然無蹤。

果然任何投機的想法都是不被允許的。青年想著。

只有證明自己的價值,才能顯現出自己與投機者的不同。

所以⋯⋯

「不能輸給你⋯⋯」青年的呢喃使得那人手上的動作頓了下。

「我知道。」手掌貼上青年的額首,那人輕輕笑著。

「即使追逐的意義不同,但能夠被視為目標,大概也能證明我是受到重視的吧。」那人凝視榻上昏昏欲睡的青年,在唇邊落下一吻。

「既然你睡著了,待久一點也無妨吧?」預期的沈靜在室內迴盪,將之當作默許的長曾祢在蜂須賀身邊躺了下來,撚起一縷柔軟紫瀑把玩起來。

我喜歡你,一如你的惦記。

兩人的念想,終於在短暫的平和中,悄然傳遞。


後記:

在噗浪發過,把它搬來這裡。
希望有人喜歡這一對,也喜歡我的文章。
感謝大家。

评论(4)

热度(15)